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国际
美国加州一高中发生枪案致1人伤...

加州圣罗莎警方表示,他们在当地时间22日早上8:56左右,接到了Ridgway高中校园枪击事件的911报警电话。警方立即对现场做出了反应,他们找到了多名目击者,称是两名学生之间的口角导致了枪击事件。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要闻 > 正文

请祖国检阅 | 三代人的蓝天梦

日期: 2019-10-09 11:32:16    来源: 央广网   
分享到:

  央广网10月8日消息(记者聂宏杰 徐凯悦 曹然)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师长陈钢是今年国庆阅兵支援保障机梯队长机机长,他的父亲陈净堂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在1981年华北大演习后的阅兵式中担任空降机群长机机长。陈钢的女婿龙贻飞同样是今年国庆阅兵空中梯队的一名飞行员,驾驶中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军用大型运输机运-20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三代飞行员,三代受阅人,强军梦想在这一家三代人中接续传承。

  陈钢(中间)以及参加此次阅兵的支援保障梯队的飞行员合影(于永乐摄)

  “招飞入伍的时候,父亲没在,我母亲在家,收到通知书以后一看,我母亲眼泪就掉下来了,说不想让我去。她说我已经为你爸操心了一辈子了,你再一当飞行员我再为你操心下半辈子。”

  1981年,18岁的陈钢高中毕业,瞒着母亲报考了飞行员。

  “我母亲极力地反对我当飞行员。当时地方武装部到我们家家访,征求家里意见的时候,我就不让我母亲说话。她也看到我的心思,再一个我父亲非常支持我当飞行员去。”

  那一年,陈钢的父亲陈净堂正在华北张家口地区参加802演习,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军规模最大的一次军事演习。

  演习结束后,陈净堂作为空降机群长机机长,驾驶战机接受了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检阅。陈钢没有想到,38年之后的2019年,他会和父亲在同样的位置上接受检阅。

  “当时我体检上以后,我父亲还不在家,他去执行802演习任务了。就跟我现在这个位置是一样的,梯队长机,当时他们是机群空降,空降伞兵的梯队。”

  陈钢父母跟女儿的合影

  陈净堂1933年出生,1951年入伍,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走出的空军早期飞行员之一。从小耳濡目染,陈钢很早就有了当飞行员的梦想。

  “我是在部队院里长大的,很小的时候就跟那些同伴趴在机场草地上看飞机起降。我父亲一米八的个子,山东大汉,那时候穿的是高筒的飞行靴,裤子塞到飞行靴里面,穿着飞行的夹克,戴着军帽,拎着飞行图囊,从小就感觉他们非常的神气。那时候说心里话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当飞行员,总是有这种梦想。”

  从报名招飞到航校毕业,陈钢三年半没有见到父亲。这期间,父亲每周都会给他写上一封信,勉励他好好学习飞行。

  “他非常严厉,而且话不多,有时候坐在沙发上都没有话说,看着电视,他“哼”一声,就把我吓一跳。到了预校之后,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希望我在那里面要好好地学习,争取飞出来。从这儿开始我们就是书信来往了,每周基本上都有一封。一直等到我航校毕业,三年半,分回到部队以后我们才见面。”

  命运似乎开始在两代人之间重演。陈钢一毕业就被分到父亲所在的部队。此后,又飞了父亲飞过的那架飞机,甚至在飞行员宿舍就睡在父亲睡过的那张床铺上。

  “我们都是服从分配。作为我来讲我真不想回去,我想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不想在家门口。结果又把我分到我爸的那个大队。机械师说,当年跟你爸一起飞这架飞机,现在又跟你飞这个飞机,就这样才意识到我跟我父亲飞过同一架飞机去执行任务。我爸停飞以后又把我安排到我爸睡的那个床上。”

  陈钢分配到部队第二年,父亲陈净堂达到了空军最高飞行年限,停飞退休。陈钢说,父亲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飞上国产飞机。

  “他连国产的飞机都没有飞上,最早飞的是美制C-46,是缴获过来的战利品。完了我们国家引进前苏联的安式飞机,他就改装安-26,一直飞到退休,就没有飞过国产的飞机。”

  陈净堂退休后,陈钢所在的部队改装国产运-8飞机。陈净堂没事就去机场看儿子飞行,还时不时翻看陈钢放在家里的航空理论书籍。

  “尤其是在我改了运-8以后,他没有飞过运-8,他说我看你的运-8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在家里放的书他有时候翻一翻,有时候飞行的时候也是经常到机场去看一看。我感觉他对飞机飞行还是比较留恋、比较眷恋的。”

  支援保障梯队编队飞行训练(于永乐 摄)

本网申明:本网转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文章,请与我方联系必会及时处理。
更多神州观察
更多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