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军事
韩国中断军事分界线附近对朝扩音...

原标题:快讯!【环球网报道记者 李慧玲】据韩国《东亚日报》23日报道,韩国国防部表示,韩国于当地时间23日0时(北京时间22日23时)中断军事分界线附近对朝鲜的扩音器广播。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正文

土耳其“和平之泉”行动撬动叙利亚战争天平

日期: 2019-10-21 10:34:0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和平之泉”撬动叙利亚战争天平

  10月9日,土耳其武装部队开展了代号“和平之泉”——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越境打击行动。该行动遭遇包括北约国家在内的多国谴责,美国也开始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这使得土耳其与美国在17日达成了一份停火协议。在这段时间里,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当地武装部队,已控制了叙利亚东北部大片地区,使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长期致力于推进的叙利亚北部安全区计划得以继续。而伴随着该地区控制力量的更迭,俄美等国在叙利亚的博弈可能将向着新的方向进化。

  南方日报记者 泠汐

  “阔别”6年

  叙政府军终于重入拉卡

  存在于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是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为谋求自治而成立的武装力量。该武装控制着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地区接壤,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政治力量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2011年开始的叙利亚危机武装冲突,与各国围剿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军事行动中,以“叙利亚民主军(SDF)”为代表的库尔德武装崭露头角。根据路透社消息,美国国防部承认该组织长期接受美国援助,由美军提供训练和武器装备。

  2017年以来,美军为打击“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建立军事据点,与西部的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军事力量“划江而治”。但在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势力被基本剿灭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于今年年初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叙利亚民主军获得的援助被大幅削减。这给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局势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

  9日,土耳其武装正式开展“和平之泉”行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土耳其当日就空袭了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的城镇拉斯艾因和拉卡省城镇泰勒艾卜耶德。到17日停战协议生效时,土耳其已经占领了上述两城镇周边的大片地区,其中还包括了连接叙利亚北部地区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重要交通线路——M4高速公路。

  土耳其军队不断逼近,随时可能同美军擦枪走火。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13日表示,驻叙美军夹在叙利亚政府军和土耳其军队之间,形势十分糟糕。11日,美军在叙利亚北部边境城镇科巴尼的基地还受到了来自附近土耳其阵地的炮火袭击。最终,美军仓促撤出了这片地区。

  在幼发拉底河西岸长期受库尔德人控制的阿勒颇省重镇曼比季,以及“伊斯兰国”曾经的“首都”拉卡省拉卡市内,叙利亚民主军的军队随着美军一起撤出。其中,拉卡市曾是叙利亚民主军控制的最大城市,如今竟迅速易主。

  美军匆忙撤离叙利亚北部,造成了该地的权力真空。土耳其、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势力快速占领了该片地区。如今,俄罗斯军队驻扎曼比季,而叙利亚政府军则在“伊斯兰国”2013年起控制拉卡后,首次重新进入这座城市。

  受到来自美国国内的政治压力,15日,特朗普政府在同意土耳其进军叙利亚7日后宣布了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其中包括提升对土耳其钢材关税的50%,并立即停止与土耳其1000亿美元贸易协议的谈判;法国、德国等北约国家也宣布将暂停或限制向土耳其出售军事物资。

  这些制裁最终导致了17日土耳其与美国签订停火协议,但土耳其并未完全停止军事行动。目前,由库尔德人武装控制的叙利亚北部城市拉斯艾因正受到土耳其武装四面包围,如果库尔德武装不能按停火协议规定撤出土耳其主张的“安全区”范围,这座战略要地将随时重回战火。

  “后院失火”

  美国被土耳其“打”回谈判桌

  美国总统特朗普默许土耳其进攻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遭到了来自国内众议院两党的一致声讨。10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4票赞成、60票反对的结果高票通过决议,反对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

  军事专家韩旭东介绍,特朗普并非首次要求从叙利亚乃至中东全境撤军,而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撤军政策也一直存在反对声音。2018年12月,特朗普为了实现竞选总统时的承诺,突然宣布要从叙利亚“撤走全部美军”。2月2日,美国参议院高票通过修正案,反对特朗普准备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的计划。但这并未改变特朗普的撤军意愿。

  “美国进军叙利亚的初衷是击溃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政府军,以及铲除‘伊斯兰国’武装。”韩旭东说,“现在‘伊斯兰国’的问题基本解决了,叙利亚政府军由于俄罗斯介入而变成了俄美两国的博弈,美国不占便宜,特朗普没有理由不撤军。”

  韩旭东认为,美国国内所谓反对美军撤离叙利亚的声浪,主要原因还是试图动摇特朗普的政治资本,避免特朗普因为实现撤军、击溃“伊斯兰国”两项竞选承诺,在接下来的美国大选中取得先机。

  在美军撤军叙利亚的时间节点中,土耳其为何得以成为主要“推手”?韩旭东分析,库尔德武装问题不仅在叙利亚境内存在,在土耳其、伊拉克等国境内也长期存在。库尔德武装一直是美国制约中东各国的力量,而土耳其作为北约国家,近期却与俄罗斯越走越近,使得特朗普最终选择在这一时间节点向土耳其“开绿灯”。

  10月9日,土耳其启动“和平之泉”行动,其目的是打击库尔德工人党和“伊斯兰国”。其中,库尔德工人党是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为达成自治目的建立的组织。上世纪90年代,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力量在与土耳其政府军的冲突中失利,撤退至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区。

  库尔德工人党曾在土耳其造成严重的平民伤亡与社会动荡。叙利亚危机发生后,土耳其成为叙利亚难民最大的接收国和安置国。除难民问题外,库尔德武装趁土耳其南部边境混乱之时,频繁在边境地区袭击土耳其军队,给埃尔多安政府带来政治压力。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10日消息,土耳其本试图与美国就安全区的建立达成合作,但美国有意“拖延时间”。在土耳其发起军事行动,美土两国达成停火协议后,安全区问题才重新回到谈判桌:根据协议,库尔德工人党需在5日内从安全区撤离。

  坐收渔利?

  俄主动权不断增强

  土耳其不足半月的军事行动,令叙利亚北部长期稳定的局势被打破。其中,美国在叙利亚北部力量的撤出已成为必然,特朗普本人在社交平台上发表声明称,美军将在叙利亚南部阿特坦夫的基地保留小股美军,以继续打击“伊斯兰国”。该地美军数量仅125人,而叙利亚北部的大部分美军将前往伊拉克驻防。

  美国的撤军行动,使得北约内部对叙利亚局势的态度有所改变。根据路透社14日报道,美军的撤离将迫使法国撤出在叙利亚的数百名特种部队。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后称,叙利亚的情况是西方和北约的“重大失误”,将长期削弱北约在这一地区战斗伙伴心中的地位,也将使北约的运转出现问题。但韩旭东认为,土耳其目前的行为仍然同北约的整体利益偏离不大,也脱离不了美国对它的控制。

  韩旭东指出,土耳其进军幼发拉底河东部的主要目的是维护本国南部的地区稳定,而美国的目的是通过叙利亚库尔德势力的动荡,间接影响伊朗西部库尔德控制地区的安全形势,导致伊朗在两个方向分兵,以保持美国未来对伊朗的军事压力。

  与此同时,土耳其一方面要依托北约军事体系维护本国的安全,不可能“被迫退群”;另一方面,土耳其拥有的美制军事装备需得到美国后勤保障,在国际舞台上仍将长期受限于美国。特朗普政府与土耳其达成一定程度的协议,也有利于美国在土耳其不断靠拢俄罗斯的过程中争取更多主动权。

  美国为了拉拢、控制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还使用其扶持的库尔德武装,企图激化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军之间的矛盾。美国国防部13日称,叙利亚民主力量曾试图与叙利亚政府与俄罗斯沟通,就三方在叙利亚北部反击土耳其达成共识。

  土耳其试图在叙利亚北部边境设置的“安全区”造成了叙利亚政府军的高度紧张,目前双方在幼发拉底河两岸对峙。叙利亚政府军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表示谴责,但双方尚未开展军事行动。

  土耳其为何不惜面临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同叙利亚政府军直接冲突的压力,也要建立“安全区”?根据今年4月的土耳其地方选举结果,埃尔多安所在的土耳其正发党面临着失去包括首都多个城市控制权在内的窘境,急需将土耳其境内较为严重的难民和库尔德人问题解决,以赢回选票。

  韩旭东认为,在美国、土耳其同时面临国内外压力的情况下,俄罗斯在叙利亚北部地区逐渐占据了主动权。克里姆林宫16日发表声明称,埃尔多安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拨电话讨论叙利亚北部局势,双方同意土军与叙利亚政府军避免冲突,普京还邀请埃尔多安近期访俄。

  北约国家之一德国,其总理默克尔在17日在联邦议院的发言中也表示,俄罗斯、伊朗在叙利亚发挥的作用将显著增强。

  韩旭东认为,在叙利亚经历美、俄博弈,使美国长期无法获得打击阿萨德政府实质性成果的情况下,俄罗斯不仅同土耳其的关系逐渐紧密,在整个中东的影响力也逐渐增强。在未来,美国会不断缩小在叙利亚地区的控制,俄罗斯则会趁机加大对叙利亚的影响力。

  策划统筹:李劲 洪奕宜 邵一弘

本网申明:本网转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文章,请与我方联系必会及时处理。
更多财经
更多神州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