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建设
家乡变得美了 日子过得好了——...

在岷县麻子川镇吴纳村生活了40多年,付玉珍见证了家乡由“烂泥沟”到“桃花源”的变迁—— “我小时候村子里都是茅草房,一下雨还漏水。门前都是泥土路,下雨就甭出门。”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能源 > 正文

2019多彩贵州大事记|能源工业创新运行机制步入高质量发展快车道

日期: 2020-03-17 13:15:02    来源: 当代先锋网   
分享到:

02_02_1025.jpg


  能源工业在贵州经济发展中具有基础性、战略性支撑作用。


  然而,多年以来,省内“煤、火、水”各自为政,没有形成发展共同体和利益攸关,处于相互竞争、利益博弈的状态,三方互济共赢的优势没有得到发挥。


06_06_0828.jpg


  如何破题?2017年,贵州省委、省政府创造性地提出构建煤炭、水电、火电利益共同体的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


  这为贵州能源工业高质量发展指明了路径:推动煤炭、电力协调发展,构建“煤-电-网-用”利益紧密联结机制,确保电煤供需平衡、电煤储备充足、能源保障有力、产业转型升级,打造能源总量充足和价格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发展新优势。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具体可用“一五三九”来概括。“一”就是一个基点,即“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五”就是五大原则,即“煤炭均衡生产、电煤价格合理、形成电价竞争优势、增强政府调控力、煤水火均衡发展”。“三”就是三大机制,即“煤水火利益紧密联结机制、政府调控机制、预测预警机制”。“九”就是九大任务,即“释放煤炭产能产量、签订电煤中长协议、电煤储备、提高火电厂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火电市场交易、水火发电权交易、形成电价洼地、完善调度预测预警机制、加强政府调控”,这九项任务都是干货,构成整个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的主体。


06_06_0847.jpg


  新机制运行两年来,破解了能源运行大起大落影响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难题顽症,持续数年的冬季电煤紧张状况得到极大缓解。


  原煤产量稳步增加,电煤供应达到预期。2019年全省供应电煤6911万吨,同比增长9.7%。


  存煤总量创近年新高。截至2019年11月底,全省存煤达810万吨,超任务110万吨,为近年来最高存煤水平。


  发供电量快速增长。2019年省调电网发电量183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5%;供电量171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8%。


  煤炭产能增加,电煤存量不断攀升,“煤-电-用”利益联结更加紧密。贵州发耳电厂2019年全年实现进煤650.6万吨,居全省火电企业首位,与盘江、水矿、兖矿贵州能化、贵能集团等重点供煤企业签订了长协保供合同,稳定了主要煤源,实现进耗平衡。


  中铝在黔电解铝企业积极参与电力市场化直接交易,采用“基准电价+浮动机制”的铝电价格联动方式,与电厂签订固定电价,2018年完成交易电量112亿千瓦时。


06_06_0849.jpg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使我省能源工业步入了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快车道,为全国能源改革发展贡献了贵州智慧,提供了贵州方案。”贵州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说。


  同时,通过实施“煤炭工业转型升级”“能源绿色发展行动”“能源基础设施改造升级建设行动”三大行动计划,实现了全省发电量和供电量保持较快增长,让电煤供应形势显著好转、煤炭产能释放明显提升。


  面对当前能源产业发展的新形势、新任务,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贵州能源将继续深化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推进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为总体要求,以发展基础能源和清洁高效电力“双千亿级”产业为基础支撑,全面提升能源供给保障能力,全力打造能源价格竞争优势,加快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奋力开创能源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 案例一:水火发电权交易创新利益联结机制


  “过去贵州发耳电厂每年电煤供应缺口在200万吨以上,亏损严重。”大唐贵州发耳发电有限公司市场开发部主任龙爽说,贵州发耳电厂“缺粮”情况的好转,得益于贵州省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创新的关键举措——水火发电权交易。


  2017年初,针对贵州省具有水火互济的优势,但没有利益联结机制的问题,贵州创造性地提出开展水火发电权交易,即以枯水期水电发电量作为水电发电基数,超基数部分作为水火发电权交易电量。在天然来水较好时,水电通过向火电购买发电权,弥补火电权益损失,火电企业利用发电权收益,促进火电提高购煤能力,增加电煤储备,实现水火互济,支持煤炭企业生产。


  2019年,贵州发耳电厂全年实现进煤650.6万吨,向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出售发电权,交易量达68万余元。同时,贵州发耳电厂与贵州盘江煤电集团、贵州水城矿业集团、贵能投资集团等供煤企业签订长协保供合同,从而稳定主要煤源,实现进耗平衡。


  为鼓励火电厂多存煤、多发电,缓解火电厂电煤采购资金压力,贵州省能源局组织火电厂和水电厂开展水火发电权交易,2019年,从省内水火发电权收益中对达到季度存煤要求的火电厂给予一定资金补助,全省火电企业全年共获得9571万元存煤奖励补助,其中贵州发耳电厂得到680万元补助。


  水火发电权交易机制最巧妙的地方,形成了水电支持火电,火电通过汛期增加电煤储备支持煤炭生产的水电、火电、煤炭的良性联结,有效缓解了全省电煤供应“冬季电煤紧张问题。”贵州省能源局经济运行处副处长龙鑫说。2019年底,贵州省调电厂存煤达到651万吨,保障了电力全年充足稳定供应。


  除常规交易,配合云电送广东的云贵水火置换也正在逐渐走向常态化。目前已建成云贵水火发电权置换交易省间沟通协商机制,明确交易方式、交易规模、交易价格、交易结算等事宜,形成《云贵水火置换交易工作指引》,为云贵水火互济、余缺调剂建立了长效机制。


  贵州通过建立水火发电权交易机制,在汛期水电向火电购买发电权获得发电空间,提高发电效益,而火电获得发电权收益后,增加煤炭采购,实施电煤储备,从而拉动淡季煤炭企业生产,促进了煤炭、水电、火电企业利益共同化。


  2017年以来,云贵水火置换交易电量累计43.2亿千瓦时。2019年水电火电发电权交易,在汛期6—10月份开展预交易共5次,交易电量19.5亿千瓦时,收益1.4亿元,预计全年交易电量23.85亿千瓦时、收益1.7亿元左右。水火发电权交易收益全部用于支持电厂存煤和定向降低重点工业企业用电成本。以发电权交易为核心,一个煤电联动、水火互济的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正加快形成。


  下一步,贵州省能源局将通过扩大水火发电权的交易规模;将增加汛期停机补偿交易、与黔电送粤电量、交易增发电量等进行置换的实际权益的交易,进一步增强水火发电权在水火互济方面的作用。


  ● 案例二:电力市场化交易 降本增效多方共赢


  2019年贵州省持续深入推进电力市场化建设,全省市场化交易电量完成530.4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85%,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降低用户用电成本40.30亿元,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去年我们通过市场化交易购买电量共计66.4亿千瓦时,在确保电解铝生产线稳定生产前提下,对比完全使用电网标杆电价,降低了用电成本约3亿元。”贵州华仁新材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冀平说。


  对于像贵州华仁新材料这样的工业企业而言,电力是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电力市场化交易有利于减轻降低输配电价负担,从而实现企业转型发展,“目前公司正配合清镇市经开区开展下游的产业招商,已签约和即将审议项目共7个,占地373亩,总投资14.2亿元,产值约65亿元。”李冀平说。


  电力市场化交易,给用电企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红利,而对发电企业来说,主动走向市场抢占更大的“蛋糕”,既充满挑战也带来机遇,“2019年我们积极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共计交易电量37.4亿千瓦时,全年发电利用小时数5338小时,高于全省平均发电利用小时数1010小时。”贵州盘江电厂相关负责人说。


  为了通过电力直接交易,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贵州电网公司牵头组织于2015年2月成立贵州电力交易中心,四年来,贵州电力交易中心不断完善电力市场交易机制,推动电力市场化改革创新,有力支持了贵州工业经济的发展。


  据了解,针对省内电煤价格居高不下、发电企业让价空间收窄的情况,贵州电力交易中心构建了“双边协商交易月度合同计划电量调整+合同电量转让+电量互保+偏差电量处理办法”的“3+1”全流程偏差电量处理机制,并结合贵州实际情况,划小电量预测时段,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电量预测准确性,降低偏差考核电费。


  此外,贵州省电力交易中心不断建立“基准电价 浮动机制”,推动“人工智能 电力交易”的深度融合,探索电力市场化交易与人工智能、大数据融合的创新应用,研发了电力交易机器人,力求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加高效、更加智能化的服务。


  近两年来,贵州省持续深入推进电力市场化建设,每年结合经济运行特点制定年度电力市场化交易实施方案,组织发供售用各方进行年度协商、集中竞价、挂牌交易,80%的大工业用电量进入了电力市场,累计有1100余户用电企业参与了交易,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电价优惠,稳定了生产。


  随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指导意见的出台,电力体制改革将不断推进,电力市场交易规模也将不断扩大,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将发生根本性改变,省内煤电用联动机制也将得到进一步的完善。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改革,构建市场化的价格形成机制,平稳有序放开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加快形成能够有效反映电力供求变化、体现煤电用联动的价格信号,必将更加有力推动贵州电力交易市场的建设和发展。


  ● 案例三:“煤电联营”推动煤电企业互利共赢


  纳雍电厂政工部主任越祖兴回忆,2017年因刚性缺煤问题,导致纳雍电厂二厂机组停运,“二厂机组虽停运,但其他费用仍在产生,造成了损失。”越祖兴说。


  2019年1月8日,纳雍电厂与贵州众一金彩黔公司启动煤电联营新模式,建立“电价涨、煤价涨;电价跌、煤价跌”的价格联动机制,即每发一度电,纳雍电厂收取代加工费,其余是金彩黔供应电煤的成本。煤电联营后纳雍电厂刚性缺煤的形式得以扭转。


  “纳雍电厂总装机240万千瓦,每年需要电煤700万吨左右,而纳雍县探明煤炭储量达69亿吨,目前每年开采电煤350万吨左右,年供电煤200多万吨,每年电厂缺口在500万吨左右。”纳雍电厂副厂长陶红春告诉记者。


  缺口怎么补?


  “起初在织金县、大方县等周边县份买煤,但遭遇市场竞争对手冲击后能采购的电煤量越来越少,只好又将买煤‘地图’画向了云南、陕西等外省,以解决电厂刚性缺煤的问题。”陶红春说。


  纳雍电厂的“抢煤之手”从省内伸向省外,随着电煤运输距离不断延长,成本也因此提高,企业仍处于亏损局面。


  “通过煤电联营我们与众一金彩黔公司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一一对应’供煤关系,电厂的生产经营状况也逐渐转好。”在陶红春看来,煤电联营能有效推动煤电企业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对于纳雍电厂而言,煤电联营能有效解决刚性缺煤问题,盘活二厂闲置资产,促进企业扭亏转盈;对于众一金彩黔公司而言,煤电联营既稳定了煤炭销售量和未来煤价预期,又有效降低企业未来可能出现的煤炭滞销、价跌的经营风险,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煤矿生产建设上。


  2019年纳雍电厂发电量76.3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58亿千瓦时,电厂进电煤量484万吨,存煤量50万吨,经营减亏1个亿左右。


  “纳雍电厂发电量大幅增加后,促进了地方工业经济和税收稳定增长,并有效带动了运输、餐饮、石料加工等综合产业发展,解决就业约500人。”陶红春说。


  为促进双方合作,让煤电联营真正实现“联赢”,纳雍电厂与众一金彩黔公司每月都会召开一次煤电联营协调会,交流讨论合同约定的生产指标管理、煤质指标管理、来煤储存掺配管理等内容。


  “原来双方在混配煤方式、入炉煤指标等方面存在分歧和争议,通过交流都得到了有效解决。”陶红春说。


  近年来,贵州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全面落实、完善、优化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推动煤炭、电力协调发展,纳雍电厂与众一金彩黔公司联赢就是实现“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的具体体现,煤电企业通过优势互补,加快提高煤电联营合作的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


  文/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江婷婷 李兰松 王霁雯

责任编辑/刘诗雅


更多三农
更多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