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教育
教育部发布2020全国高校名单...

新华网北京7月9日电 今日,教育部发布全国高等学校名单。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国高等学校共计3005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740所,含本科院校1258所、高职(专科)院校1482所;成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一年了,科研经费“包干制”试点搞得咋样

日期: 2020-05-27 16:00:34    来源: 科技日报   编辑:晓林   
分享到:

 “去年我在科技界联组会的发言中,说的就是希望尽快启动‘包干制’,很高兴现在看到了实质进展。”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许瑞明委员欣慰地表示。

  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进一步提高基础研究项目间接经费占比,开展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改革试点,不设科目比例限制,由科研团队自主决定使用。

  去年12月份印发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科学技术部 财政部关于在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中试点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将在2019年起批准资助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中试点实行“包干制”。

  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沈俊是第一批受益“包干制”试点的科研人员。

  “以前科研人员申请项目时,必须提交一份包括不同科目的财务预算,每一个科目都对科研经费使用有一定比例要求,” 沈俊说,“比如你还没开始课题呢,就要让你填写未来需要具体使用多少只试管之类的,而且有时候你做着做着会发现,当时预算中没有填写的设备后来变得需要了,这个时候要调整就很困难,科研经费的使用不灵活,非常不方便。”

  “现在实行了‘包干制’,就省去了这些烦恼,项目负责人有了更大的自由度,这更符合科研规律,因为科学研究本身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具有探索未知的特点。”沈俊表示。

  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去年有两名科研人员成功申请“杰青”项目,该所是如何落实“包干制”的?

  许瑞明介绍道,按照《通知》规定,首先,项目负责人需签署承诺书,承诺尊重科研规律,弘扬科学家精神,恪守科研伦理道德、科研诚信和作风学风要求,认真开展科学研究工作;承诺项目经费全部用于与本项目研究工作相关的支出,不得截留、挪用、侵占,不得用于与科学研究无关的支出。

  “研究所对项目单独建账,专款专用,独立核算。项目负责人为经费核算账号负责人。开设课题账号不同于其他类别项目的管理,不需要对项目各科目进行预算,只需录入总预算额度。”许瑞明说。

  不少科研人员此前表示,在科研事业单位,很难通过正规途径对核心人员进行绩效激励,希望“包干制”试点也能在这方面带来改变。

  对此,许瑞明介绍道,他们目前尝试的做法是项目经费中直接经费和间接经费打通使用。“绩效支出由项目负责人根据实际科研需要和相关薪酬标准自主确定,并报研究所人事处审核后发放。”

  “包干制”并非将科研经费一发了之。在去年两会科技界联组会上,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就强调,“包干制”试点是根据科研人员的经费管理、科研成果、科学操守、素养及科研团队的稳定性等前提条件决定的。“如果都‘包干’了,光讲钱和投入,之后什么都不管,这不可能。”

  许瑞明也强调,在落实中,依托单位尤其注重经费使用的监管和监督。“项目负责人需要遵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研经费及研究所相关管理规定,对经费使用的合规性、合理性、真实性和相关性负责。”他说,研究所负责组织、协调和督促科研计划的实施,在项目结题时,项目经费决算和项目结题(成果报告)将会在研究所内部进行公示。

  更多人在期待“包干制”试点范围的扩大。

  “作为一个研究所所长,操心最多的往往是科研经费使用的合理合法合规,要做好需要较复杂的程序,处理不合适,经常会影响到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包干制’能让科研人员感受到政府更多的信任,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能尽快推动在大部分科研项目中的实施。”甘肃自然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剑平委员表示。

  “繁琐的财务管理是管理不出科技创新成果的,这个弊端必须革除。”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院长蒋小松代表表示,“‘包干制’为科研人员减负,让科研人员全身心投入科技创新本身。”

  还有委员分析,“包干制”从“杰青”项目开始试点,是因为获得“杰青”项目的多为各领域领军人才,他们正需要稳定的支持,也希望摆脱条条框框的束缚,以最大限度释放创新活力。此外,“杰青”属于人才项目,通常不会涉及多个单位或课题组,相对更容易检验试点的效果。

  “这是一个探索给科研人员‘松绑’的很好的开端,不妨多给点时间,看看具体效果。”一位科技界委员建议,更大范围推行“包干制”应综合考虑项目特点、经费监管等诸多因素。(记者 操秀英)

更多活动